校對北京時間
  首頁 > 國際視野

OECD報告簡述:全球人才庫如何變化?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日前發布最新一期的“聚焦教育指标”(Education Indicators in Focus 2012/05)報告《全球人才庫是如何發生改變的》(How is the Global Talent Pool Changing)。這個報告分析了全球人才在過去十年的變化,在此基礎上預測了今後十年全球人才庫的發展總趨勢以及各國在全球人才庫所占份額的變化趨勢,同時讨論了人才供應的持續增長與勞動力市場吸納能力的可能出現的沖突。以下,拟對該報告作一扼要介紹,供領導和有關方面同志參考。  一、現實:從2000年到2010年間,世界人才庫有何變化?

  報告指出,G20成員國高等教育規模增長的速度超過了OECD國家,從而導緻歐洲、日本和美國等國大學畢業生在全球所占的份額不斷下降。

  2000年,OECD國家23-34歲人口中共有5 100萬人擁有高等教育文憑;OECD以外的G20國家僅有3,900萬人擁有高等教育文憑。

  2010年,OECD國家23-34歲人口中約有6,600萬人擁有高等教育文憑,而OECD以外的G20國家有6,400萬人擁有高等教育文憑。

  2000年,全球25-34歲人口中大學畢業生1/6來自美國,近1/6的來自中國,12%來自俄羅斯聯邦,另有10%分别來自日本和印度。

  2010年,以上五個國家依舊排名前五,但次序産生變化。中國以18%高居榜首,美國以14%屈居第二,俄羅斯和印度分别以11%蟬聯第三,日本則降至7%尾随其後。

  在過去的10年裡, OECD國家和OECD以外的G20國家均繼續擴大其高等教育規模,但前者高等教育擴張的步伐不及後者,導緻二者差距逐漸縮小。

  二、展望:如果這一趨勢持續,十年後世界人才庫将會有何變化?

  報告預測全球人才庫将有可能在大多數OECD和G20國家繼續增長,其中快速發展的G20經濟體将占據越來越大的份額。

  2020年,OECD國家和G20國家25-34歲人口中将有擁有兩億人擁有高等教育文憑。其中OECD國家以外的G20國家将以近乎翻番的規模大大超過OECD國家。

  2020年,OECD國家和G20國家具有高等教育文憑的25-34歲人口中,40%将來自中國和印度,僅有1/4來自美國和歐盟國家。

  2020年,OECD國家和G20國家25-34歲人口的大學畢業生中,中國、印度、俄羅斯、阿根廷、巴西、印度尼西亞、沙特阿拉伯和南非八國的總和将比OECD國家的總和高40%。

  報告指出,以上預測僅僅基于過去十年各國高等教育規模的變化。考慮到許多國家正采取新的舉措進一步增加高等教育普及率,以上預測可能低估了全球人才庫的未來增長态勢。

  2009年,美國奧巴馬政府提出提高大學完成率,到2020年實現“25-34歲人口中大學畢業生全球比例最高”的目标。如果這一目标得以實現,到2019年底,美國擁有高等教育學曆的青年人比例将高達到60%。

  歐盟的《2020教育和培訓規劃》提出,2020年歐盟國家30-34歲人口中至少要有40%完成高等教育。早在2009年,比利時、法國、愛爾蘭、盧森堡、荷蘭、瑞典、瑞士和英國等國家已經實現了這一目标。

  過去10年裡,中國的高等教育畢業生數已經翻了五倍、高等教育學校數也翻了兩倍。同時,中國依然有更宏大的目标,緻力于到2020年實現20%的公民(1.95億人)接受高等教育。如果這一目标得以實現,中國的高等教育畢業生規模将大緻相當于2020年美國25-64歲預計總人口的規模。

  三、問題:如果全球人才庫保持爆炸性增長的趨勢,全球勞動力市場能否為不斷增多的高等教育畢業生提供就業?

  報告指出,現在以及未來全球人才庫的不斷擴大,并不令人驚訝。因為教育水平與就業率、收入高度正相關,所以個體就具有追求更高教育的強烈動力;同理,許多國家都在實現國家經濟繼續從大規模生産向知識經濟行業的轉變,因此具有通過高等教育培養技能人才的動力。

  就OECD國家平均而言,2010年科技行業的人力資源

  (Human Resource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HRST)占就業崗位總和的1/3。其中盧森堡、瑞典、丹麥和瑞士四國領先,均在40%以上;相比之下,印度、中國和印度尼西亞三國最低,不足10%。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1998年到2008年,所有OECD國家和G20國家科技行業的就業機會均以高于總體就業機會的速度增長。其中OECD國家平均年增長率3%。其中冰島最高,達到5.9%;西班牙、巴西、愛爾蘭三國緊随其後,介于5%到6%之間;中國以0.3%排在最後,遠遠落後于其他國家(波蘭、土耳其、印度和印尼數據缺失,所以不在排名之列)。盡管在經濟飛速發展的中國等國家科技行業的就業機會所占的份額還相對較低,但是從全球範圍來講科技行業仍存在持續上升趨勢。這預示着全球對知識經濟行業雇員的需求還遠未達到其最大限度。

  将以上推論應用于勞動力市場,就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隻要經濟發展越來越以知識為基礎,那麼接受更好教育的個人就會繼續享有更好的就業成果。因此,報告奉勸各國努力建設本國的知識經濟,從而避免将來可能出現的技能不匹配、受高等教育人群個人和公共教育回報偏低等問題。

  四、思考:OECD報告的預測對中國有何啟示?

  就數量而言,報告預測在2020年,我國大學畢業生将以29%高居世界首位,但應認識到,這主要是由于總人口基數所緻,而且數量并不等同于質量。OECD報告僅指出大學畢業生人數增長的速度之快,并沒有在其質量、及對經濟産生的影響方面做出任何評價。事實上,外媒在報道該報告時,一些西方學者毫不掩飾他們的質疑,指出“中國的人才是否能如西方學者一般見解深刻尚未可知”。在2012年5月“二十一大學國際聯盟”(Universitas 21)公布的全球高等教育體系排名中,我國在48個國家中排名39位,與發達國家尚有明顯差距。因此,我國作為發展中人口大國,應堅定不移地走内涵式發展道路,盡快提高高等教育質量,更加注重培養學生的社會責任感、創新精神、實踐能力和就業創業的本領,隻有這樣,才能使我國的有限公共資源、個人分擔成本及其他社會投入發揮出更好的效益。

  就行業吸納能力而言,報告指出,我國科技行業的人力資源占就業崗位總和的比例偏低,僅10%;同時,我國科技行業的就業機會年增長率偏低,也遠遠落後于其他國家。這表明,我國知識經濟程度有待提高,許多行業對高層次人才吸納能力偏低。如果這種狀況不加改變,而高等教育規模持續擴大,可能導緻畢業生就業率低、技能匹配度低、教育的公共回報和個人回報低的危險。因此,我國必須在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走新型工業化道路的過程中,更加重視培育知識經濟,增加科技行業的就業機會,以充分利用我國高等教育資源,為我國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進入人力資源強國和創新型國家行列,提供更為有力的支持。


側欄導航